momo桃桃定制助眠免费

3D声控资源 444 次浏览

小时候睡觉听什么故事?

失眠了吗?失眠的时候听过白噪音吗?

据统计,中国有近3亿人存在睡眠问题。患有失眠症的人,有用褪黑素等药物治疗的,也有用褪黑素等药物治疗的帮助睡眠。

但是现在有一家公司坚信听音乐或者白噪音没什么用。他们想用更传统的方式讲故事,哄3亿失眠患者。

给用户讲一个故事。

在中国,睡眠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增长市场。据头豹发布的《2020中国睡眠经济短报》显示,从2015年到2019年,中国睡眠产业的营业额从2353亿元增加到3598亿元,增长50%以上。

momo桃桃

2021年4月,以声音助眠为主的AppEase开始在国内各大应用商店上架。Ease的投资者是身心健康领域的独角兽公司Calm。Calm是最早关注用户睡眠问题的App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。截至2020年12月8日,Calm共融资2.17美元(约13.89亿元),估值20亿美元(约127.97亿元),累计下载1亿多次。

与国外不同,身心健康领域在国内还处于初期阶段,行业内没有超过亿级融资。

2018年全球冥想App收入和下载量排名前十。资料来源:SensorTower

睡眠来说,睡眠应用程序主要集中在睡眠监测和白噪音助眠功能上。睡眠监测关注用户睡后的问题,不帮助睡眠。白噪声本质上是反复播放均匀的声音。在艾斯的创始人侯赛看来,白噪声不容易产生产品差异化,对抓住用户的注意力也没有那么有效。

就像Calm一样,Ease也选择了故事来帮助睡眠。Calm的睡眠故事制作人克里斯·阿德文森(ChrisAdvanson)解释说:Calm主要解决的问题是夜间思维活跃,许多人在入睡时被称为睡眠骚乱,我们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思维循环,思考各种带来压力的事情,或白天经历的对话,这些都会使我们夜间难以入睡。

大脑晚上不是静止的,反而会继续活跃。在不同的睡眠阶段,大脑发射脑波的频率和波长会有明显的变化。睡前大脑活跃,脑波发射频率高,相应发射BETA波。从SMR波到THETA波,大脑活跃度逐渐下降。人在深度睡眠时,大脑活跃度最低,此时人体基本丧失行动能力,警惕性会很低,是一种深度放松的状态。|图片提供:Ease。

侯曦进一步解释道:在古代,许多国家都有这样一个讲故事的地位。父母小时候就会用讲故事的方式哄我们睡觉。透过人声,我们可以抓住他的注意力,然后让他慢慢放松。现在,帕罗阿多大学心理学教授南希·A.豪格(NancyAHaug)已经向病人推荐了Calm作为处方工具。

故事帮助睡眠的难点在于,它不仅要抓住用户的注意力,还要让用户过于兴奋。Ease把一个故事设定在30-50分钟。前15分钟会尽量吸引用户,然后节奏会逐渐放慢,趋于安静。有些用户可能已经在这个时候睡着了,所以不会吵醒他。30-50分钟的长度足以覆盖大多数用户,不会让他再次站起来打开手机播放下一段音频。

现已推出黄磊、宋洋、《舌尖上的中国》配音演员李立宏等明星配音作品。这一切都是由Ease内一个5人的团队完成的。对于Ease来说,除了明星属性之外,他们更倾向于选择大家熟悉的声音。侯曦解释说:从心理上讲,如果你熟悉这种声音,你会下意识地对它更感兴趣。因此,使用者更有可能不走神,从而达到我们的目的。

目前Ease的用户主要来自一二线城市的企业人员和学生,分别占65%和15%。这个问题不难理解,年轻人在工作和学习上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他们也有更强的意愿通过手机应用程序来缓解失眠。一项有趣的数据是,在Ease的用户群中,还有相当一部分50岁以上的年长妇女。它可能来自于老年人退休后对自己健康状况的焦虑,以及对子女状况的焦虑。

在付费模式下,Ease采用付费订阅制,连续包年价格88元,新用户可以有7天免费试用期。这个价格大概是国内同类产品的一半,只有Calm的四分之一。说到这个定价,侯赛因认为竞争产品的定价是有问题的。他不想让价格成为用户的门槛个月不到7元的价格可以让更多的人体验Ease的服务。我们现阶段没有追求成长,希望能帮助用户解决睡不着的问题。如果做到这一点,公司的价值也会增加。之后我们会考虑增加收入这种商业化的问题。侯赛对极客公园说。

momo桃桃定制

非典型的创业故事。

侯曦出生于成都,四、五岁时离开中国后一直在欧美长大。大学毕业后,他进入投资行业,在高盛银行、德州太平洋工作,之后设立了私募基金。

创立Ease的机会在于他有严重的睡眠问题。尝试了一些方法后,他发现冥想很好,帮助他摆脱了失眠。所以当时我在想这件事能不能商业化。但是侯发现他太晚了。当时欧美已经有几家声音助眠公司出来了,包括Calm。但这也证明了声音助眠的商业模式的可行性。

侯曦调查了美国市场上的同类产品,对他来说,他更愿意做B2C产品。B2B是一种销售模式,需要直接说服采购部门、高管或CEO,这是一条很痛苦的销售之路。侯曦更希望用户自己选择产品,当产品足够好用时,员工会迫使公司选择自己喜欢的产品。

Calm是从B2C到B2B业务的公司。B2C业务成功后,为亨氏、全球音乐、林肯等1000多家公司提供服务。

由于德州太平洋投资过Calm,通过德州太平洋的投资者,侯曦迅速与Calm取得了联系。Calm一直对中国感兴趣,也进入了世界190多个国家。但是Calm有自己的担忧,外国公司进入中国,大多有水土不服的问题,市场上成功的案例并不多。侯曦的出现让Calm意识到,这是一个进入中国的好机会。

侯曦是企业家,不太典型。一般情况下,企业家需要花一两个月的时间,与不同的天使基金见面,说服他们投资自己。但与侯曦沟通后,Calm很快就主动为他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投资。每个人(Calm和我)都知道速度是最重要的。如今国内市场需求巨大,竞争对手也没有出现。因此,我们知道要尝试什么样的方法,就赶快去实施。侯曦说。,Calm的中国版-Ease成立了。

在助眠领域,中国已经出现了一批本土企业。成立十年的蜗牛睡眠用户超过6000万,潮汐和小睡眠都获得了1000万的融资。

尽管Ease上线不久,还没有完整的数据反馈,但侯曦透露,目前Ease付费用户已超过15%。根据他的说法,另一个国内同类产品90天的保留率为3-5%。

对侯曦来说,内容是Ease的核心竞争力。将来,Ease将继续扩展自己的内容库。其长远目标是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定制内容。

与纯粹用技术解决问题相比,古老的讲故事方式也许是一个更加自然的选择——睡眠本来就是人的本能,是所有人不用学习就能掌握的。

也许,人的问题,最终还是要靠人来解决。

G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