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站以前各种搬运油管ASMR,现在开始尝试原创

3D声控资源 117 次浏览

ASMR只有四年的时间,从时代到被禁止。

加拿大籍华裔RichardPrice于2014年夏天发表了他的首部ASMR影片。

只需阅读、翻页、剪刀、表秒针等简单的声音,就能使听众第一次体会到“自发感知高潮反应”的魅力。

在ASMR中,使用者对ASMR的定义是十分精确的,就像小时候被母亲掏耳时快速入睡的经历一样。

轻敲耳廓,挤破塑料泡沫,浴花逐渐浓泡,这些拥有千万频段的白噪声,曾让ASMR一度风靡各大视频平台。

一时间B站各种ASMR管道搬运,以及开始尝试ASMR内容的up主如雨后春笋般崛起。

那时RichardPrice也在评论区里为自己的观众道歉,因为这些设备是从学校借来的,也许声音效果并不理想,但是他会去“买两支RodeNT1000做家庭音乐工作室”。

ASMR油管

在那个时候,伴随着RP入坑的ASMR创造者,都购买了专业的仪器,对这门新兴而又仅仅是小众的艺术形式保持敬畏。

但是不久之后,随着更多的人涌进这条赛道,ASMR开始变得与众不同。在良性感觉刺激逐渐被所谓的“娇喘”、“吮吸声”所取代时,ASMR也成为了以助眠名义传播色情内容的载体。

一次不露脸的up主开始穿着女仆或cos服,镜头从嘴移至脖子、胸口…,ASMR仅一只耳麦就能上嘴,由于它的低门槛特性开始野蛮生长。

而且良莠不齐的实践者明白,只有和色情有关的东西,才不必担心缺少流量。

由「堕落」到禁锢。

根据2018年新京报的调查,当时风靡一时的《ASMR第一女神》巨二兔以每小时50元、每场500人的付费节目为基础,按平台50%的收入分配,每个月可轻松获得至少25万的收益。外加60,000的礼品分成,轩子巨二兔每月收入至少30万。

而且在当时,监管缺位的直播行业中类似轩子巨二兔的主播也不少,甚至有些主播还以某平台“三骚”这样的称号为自己增加了噱头。

特别是以“游戏直播内容”为主的斗鱼、全民、虎牙等平台,由于大量男性用户的聚集,打色情擦边球便成为某些女性主播的“流量密码”。

到2018年,国家“扫黄办”启动了“净网2018”专项行动,对涉及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进行了严厉打击,从“清理”到“清理”办公室启动,到11月8日彻底禁止ASMR直播,对ASMR内容进行了严厉打击。

一度ASMR内容生态十分丰富的B站,现在ASMR搜索已是空白。

但是凤凰网“暴风眼”栏目发现,在两年前风靡一时的ASMR色情直播平台也有重新兴起的趋势。

B站ASMR

情色ASMR重现。

斗鱼二次元直播区,会有一些穿着二次元服装的女主播出现。女性主持人也许不露脸,但会发出一些引人遐想的声音或摆出诱人的姿态,诱使观众送礼物加群,也有直接将qq群放到社区里。

当凤凰网记者添加了部分主播之后,无需任何含糊的暗示,主播会直接给出预览项目。

接着,记者们用各种各样的话术来诱使他们买更“劲爆”的项目。

有些主播会要求在直播间刷火箭、飞机等礼物解锁,也会要求通过QQ等平台进行付款,从而绕过平台分拆。

而且大部分福利视频都将通过百度网盘共享资源。

18元红包可以解除私处暴露内容。

若涉及线下会面,主持人将更为谨慎。

通常会让用户刷火箭后再添加微信,并且添加微信依然不是交易用微信,而是在简介或者头像上留下新的联系方式,再用emoji替代文字内容。

由直播平台,再到QQ群、微信、百度网盘等多级网络渠道跳转之后,更为隐蔽的传播链,也加大了监管难度。与此同时,主播也借此绕开了最初对平台的监管,也给剩下的个别平台留下了互相推诿的空间。

对于是否可以在不同的平台之间进行监管,无论如何,无论是添加微信,还是QQ红包支付,都会有风险提示。

完备的灰色产业链。

另外,凤凰网《暴风眼》的记者通过添加群组网友,也得知,除了软色情直播之外,大多数主播还将在其他小众直播平台上进行色情直播。除一部分需要翻墙的软件外,有些甚至已经在国内运行。

例如群组中有网友私聊介绍的977tv,百度就可以查询到。

而且在海外平台上,色情主播就更多了。

以前是全民TV的百万级粉丝,由于规模问题而被直播平台封禁的主播“兔兔Elise谭晓彤”,现在已经下海了,在海外平台onlyfans做了大尺度直播,也因为规模问题而被直播平台封禁。

之前,谭晓彤曾是亚洲比基尼小姐大赛的冠军,参加了拍摄黄晓明,angelababy主演的《风花雪月之事》,还在某部电影中担任女主。

凤凰《暴风眼》记者发现,与977这样的色情直播网站,甚至远远不止一个,甚至还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。研发非法软件、跨国界服务器,都有专业的运营队伍做支撑。

即使是这样的专业团队,也会制作第三方软件,帮助色情主播实现“同城化”。不仅能够批量收集同城平台用户的数据,而且通过筛选关键字,帮助其定位精确用户,推送信息。

并且这些推广导流的核心,就是类似抖快斗虎这样的大型平台的同城版块。

2020年11月,郑州警方曾打掉一家名为“同悦茶馆”的网络招嫖团伙,该团伙以“喝茶”、“茶叶”为暗语,在抖音上以“卖茶”为幌子行骗。

不仅会频繁更换交易场所,因此规避风险,甚至有“外卖团”来上门服务。

并且这些色情帐号,可不关心保护未成年人。

受到”引诱”的未成年人

未成年人网民作为网络文化的消费主体,其规模越来越大,对不良内容缺乏鉴别力的他们很容易受到这些不良内容的污染,不仅成为各种直播盲目的打赏者,有些甚至被诱骗参加色情直播。

2017年,有家长向法制晚报举报有色情直播“勾引”初中生进行充值观看,家长在孩子所在的同学群中发现有学生在讨论色情直播。

五月份,广东某地区警方在一次抓捕行动中,抓获了3名未成年人,并对其进行了现场录像。经深入调查发现,该直播平台是以淫秽色情直播为主,其中不少所谓的主播都是未成年人,遍布全国各地,多达36人,年龄大多在13至15岁之间。

对直播行业普遍存在的乱象已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,中央网信办在今夏启动“清朗·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”专项行动中,对未成年人问题进行了专门处理,对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问题进行了严厉打击。

在扫黄办的名单上,斗鱼一年到头都有。

2016年,斗鱼因涉嫌提供色情、暴力、低俗等内容而被查处。

2010年5月,斗鱼直播APP因网络游戏发布、美女直播、低俗小说等内容被约谈、处罚。

新年伊始,文化和旅游部部署对网络文化市场集中执法检查,重点查处低俗媚俗、炫富拜金等违法内容。斗鱼再次上榜,和B站一起被约谈,并被督促处理问题直播间,封禁相关帐号,截获违规弹幕。

“瞎”的平台

为何色情低俗内容在平台上屡禁不止?

有时并不是监管者有不逮,而是平台方面对此视而不见,不采取任何行动。

今年第三季度,斗鱼管理层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,平台对主播的分摊率为5:5,而且这个比例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会改变。但斗鱼直播目前主要收入业务包括流直播、广告两个部分,其中直播收入占到了91%左右,主播的巨大流量对于平台来说,就是实打实的收益。

灰区色情的擦边球,不仅是主播们的流量密码,也同样是平台难说的手段。不管怎样,在大多数平台的最初阶段,都是依靠软性内容发展壮大起来的,而斗鱼、抖音这类知名视频app对主播们而言,在传播、生产软色情内容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。

特别是近几年来直播行业发展迅速,各大视频平台竞争白热化,想要在短时间内赢得上风,得到资本的青睐,自然无所不用。

但是通过软性内容获取短时间的流量,简直就是喝口水。

按发行价计算,按照每股11.5美元的市值计算,斗鱼将于2019年7月17日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,按照每股11.5美元计算,该公司的总市值约为37.30亿美元。

斗鱼作为国内最后一家上市直播平台,上市后被市场称为“鱼跃龙门”,但斗鱼股价却一路下滑。

斗鱼与虎牙合并的消息传出后,斗鱼的股价一股脑地涨至20.54美元,在双方合并方案暂时搁浅之后,斗鱼的股价连续突破了上市后的最低点(6.11美元),截止8月13日收盘时,斗鱼股价已达到3.54美元,总市值11.19亿美元。

Grunger公司的报告显示,公司的收入总额约为23.37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比去年同期下降6.86%,比去年同期增长8.6%。净亏约1.82亿元,较Q1年度净亏1.02亿元左右增长了约3.19亿元。在平台收入和利润方面出现了显著下降,收入规模和增长速度均远低于竞争对手。新闻报道中涉及黄赌毒,也让斗鱼品牌的声誉受到损害。怎样对待软色情这个两面性极不平衡的双刃剑,也将成为资本市场对待斗鱼态度走向的关键。

Go